沙特展示胡塞武装袭击利雅得的弹道导弹残骸
来源:沙特展示胡塞武装袭击利雅得的弹道导弹残骸发稿时间:2020-04-07 01:16:14


眼见会议室火药味越来越浓,彭斯跳了出来试图缓和氛围,说到,“很明显,大家都想让纳瓦罗先坐下来,别再那么咄咄逼人了。”

萨亚里说,从本月8日起,伊朗军队将开始执行抗击新冠疫情的系列措施,这些措施包括为公共场所消毒、为贫困社区发放消毒物品和提供治疗床位。他还表示,新冠疫情并没有影响伊朗军队的防御作战能力,军方在遵守卫生规定的情况下已经以最好的状态完成了相关工作。据悉,伊朗的军事力量由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军队、伊斯兰革命卫队和警察部队组成,其中军队有50多万士兵。【文/观察者网】新冠疫情暴发之际,一款长期被用作抗疟疾药物羟氯喹,被美国总统特朗普寄予厚望,称其可能是疫情“规则改变者”,并再三推荐该“特效药”。

“如果我们需要临时埋葬,以度过危机和难关,那么我们会与每个家庭协作并进行适当的安排,我们有能力这样做。”白思豪进一步否认“纽约公园处理遗体”之说,并称“很显然,在历史上我们曾用过哈特岛(来埋葬遗体)”。

美国新闻网站“Axios”报道称,这场“史诗级争吵”主要是白宫高级贸易顾问彼得·纳瓦罗与美国顶级传染病学专家安东尼·福奇之间的对决,一方是白宫内部推销羟氯喹的主要力量,一方是羟氯喹的长期质疑者,他们在该药是否有效与是否值得白宫推广的问题上激烈交锋、互不相让。

消息人士称,福奇对该指责一脸困惑,因为他曾公开赞扬美国总统特朗普实施的旅行限制。

△图片来源:伊朗迈赫尔通讯社

美国副总统迈克·彭斯坐在会议桌最前端,福奇、美另一顶级医学专家黛博拉·比尔克斯、总统高级顾问贾里德·库什纳、国土安全部长查德·沃尔夫等多位政府官员也在桌前坐着。纳瓦罗等人则在后面坐着。

四位知情人士透露,当地时间5日下午1点半左右,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在战情室开会。

特朗普也曾三番两次力荐所谓治疗新冠肺炎的“特效药”羟氯喹。然而,特朗普极力宣传后,尼日利亚部分地区出现抢购、囤积羟氯喹的现象,在亚利桑那州一对60多岁夫妻则误服用了清洁鱼缸的氯喹添加剂,最后酿成惨剧,丈夫不幸身亡,妻子住进重症监护室、情况危急。

在5日的发布会上,羟氯喹这个敏感问题再次被提起,记者提问福奇对该药的看法,但福奇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特朗普一把拦下。特朗普插话称,“他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15次了”,他不希望福奇回答。